陝西煤業化工集團 陝煤股份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撷英>文學天地>正文
瑞能煤業王惠軍散文——?師徒緣
发布时间:2020-10-30 15:18:08 來源: 作者: 點擊:

師傅德高藝精湛,徒弟虛心不懼難。

與父母和兄弟姐妹的緣與生俱來,是血濃于水的親情,割舍不斷,也是這輩子怎樣走也走不出的牽挂與依戀。這緣,或許會讓你一世溫暖。然而,有些緣或許是生命中後來的遇見,有的素淨平淡,有的昙花一現,有的擦身而過,所有種種,都曾真實地走過你的心。

幾多回憶,幾多問候,都化成了美好的思緒,在炊煙飄渺時回蕩,往往會勾起人們對往事的回憶。這麽多年過去了,我一直記得父親和他師傅的師徒緣,時至今日,仍記憶猶新。

在七八十年代,煤礦工人在人們的印象中是“精誠掘進三千尺,求出烏金萬人薪。君問薪水何處來,且看工人滿面塵”。小的時候,就經常聽父親給我講他和他師傅的故事,父親的師傅姓任,每年的大年三十,父親都會去看他,因爲除夕當天是他的生日。

沒參加工作以前,對師傅這個詞語幾乎沒有什麽概念,後來自己參加工作以後,才對師傅這個詞的具體含義有了深刻的了解。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二十多年過去了,記得剛上班的時候,父親把我送到工作單位,並且跟他的徒弟千叮咛萬囑咐,一定要照顧好我,因爲我參加工作的時候也就二十出頭,剛從學校畢業,面對好多事情都束手無策,更談不上有什麽經驗。

幸運的是,我的師傅就是父親的徒弟,他對我們幾個新來的工人特別的好,我們剛到單位就被分到充電房工作——給電機車的電瓶充電,碩大的電瓶一會兒要加蒸餾水,一會兒又要加稀釋硫酸,這讓毫無經驗的我們直犯難。電瓶充電的時候,充電液咕咚咕咚的直冒泡,濺得到處都是,穿的純棉褲子和襪子上面全是小窟窿,幾天換一雙襪子是常有的事。師傅看到我們這些沒經驗的徒弟無計可施,後來索性配硫酸的時候,他自己一個人配,讓我們在旁邊看,等硫酸配好以後,我們往電瓶裏面加就行了。剛開始,還有點不太理解,以爲師傅不願意教我們,後來時間長了,才知道硫酸對人有危害,師傅這樣做是爲了保護我們。
現在,我的師傅早已退休回老家多年了,只是從電話裏面能聽聽他的聲音,了解他的近況。現如今師傅已經是七十多歲了,身體也不像當年那麽硬朗了。現在回想起來,師傅好像沒有給我們講過太多的大道理,但是從日常工作中汲取的簡單又富有哲理的東西卻挺多,是他教會了我們,不但工作要幹得好,而且還要會做人。

工作是一代人接著一代人幹下去的,我的師傅老了,已經不能再帶徒弟了,可是工作就像一場接力賽,總需要有人接著幹下去。這些年,因爲工作的原因,我們需要學習的東西也越來越多,期間也遇到幾個師傅,從他們身上,我學到了不少做人的道理,尤其是剛參加工作遇到的第一個師傅,他是一個對人忠誠爲人厚道的人,同時也是一個簡單的人。的確如此,和師傅在一起不需要花太多的心思去猜,因爲他本身就是一個直白的人,也許正是因爲有這樣的簡單和直白,才讓人覺得他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

時過境遷,二十多年一晃就過去了,現在時常會想起當年當徒弟時候的情景,心裏總覺得暖暖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可能就是因爲師傅那種淳樸、踏實的做事原則,這些年一直影響和激勵著我向前,所以特別感謝師傅交給我許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一路撿拾,一路刪減,一路走過,且行且珍惜。歲月的洪流沖散著身後的光陰,百轉千回之後,依然能清楚地記得,那些散落在時光中的緣,這種緣雖已覆上記憶的青苔,卻彰顯著蓬勃與深遂,千絲萬縷,感謝有你,我的師父,我的伯樂。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南方彩票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陝ICP備案05006082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