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煤業化工集團 陝煤股份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撷英>文學天地>正文
一號煤礦劉文升散文——爺爺的雙手
发布时间:2020-10-30 15:20:54 來源: 作者: 點擊:

他的手十分厚實,足有門板那樣寬,手背黝黑,上面似披上了一層老樹的樹皮般,縱橫交錯著一道道深淺不一、參差不齊的溝壑。手掌像被一種名爲歲月的藥水浸過,結滿了黃色的繭子,摸著硬邦邦的,像一塊塊小石子,嵌在了那裏。指節粗大,指頭又寬又短。指甲縫裏盡是汙垢,斑斑點點,似乎怎麽洗也洗不淨。

這雙手的主人,便是我的爺爺。

爺爺住在農村,而我則住在鎮子上,一年也見不著四五次。一回去他就像撿了個寶似地看著我,孩子般地笑了,皺紋擠在一起,像一團揉皺了的紙,不由分說地塞給我一把不知從何處得來的好吃的。我上前將他擁住,他也緊緊地摟著我。他的身上有著一股泥土,農作物和陽光混在一起的清香,像是爲迎接我特地將衣物洗了又洗,帶著一點淡淡的汗味。我不想離開這溫暖的懷抱,只想時間停留得久一點,再久一點……

小時候,因父母工作,便將我寄住在爺爺家。爺爺常把我放在田埂上,勞作一會,便停下來朝我這邊張望,生怕我丟失了似的。瞧見了,就對我笑,擦擦汗,又繼續投身到忙碌之中去了,沒有瞧見,就會焦急地用目光四下尋我,叫著我的名字。我玩得十分開心,經常是一雙大手從背後突然抱起我,我驚恐地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爺爺滿頭大汗的臉。我就笑了,擦擦爺爺的汗,又嫌太濕抹在爺爺的衣袖上。一陣風吹過,爺爺摟著我,哼唱著一首斷斷續續的山歌,我卻伏在爺爺的肩頭上睡著了。

我在老家生活了兩年,也算半個“留守兒童”了,有時也會吵著找爸媽。爺爺就會用做竹籃剩下的竹條給我編小巧的動物。那雙粗大的手靈活地上下翻飛,蝴蝶般輕盈,全然沒有了往日的沈重。頭頂的光傾瀉而下,印著他慈祥的黝黑的臉。爺爺將小動物遞給我時,我還沈浸在那靈巧的動作中。爺爺就將我抱起,我才回過神,于是又高興地舉起雙手,口齒不清地念著:“飛呦飛呦!”那雙手默默地撐著我,傳遞給我無盡的快樂。

就是這雙手,陪我度過了愉快的童年,和它的主人一樣,曆盡了歲月的洗禮,沈澱下雜質。看著這雙手,甚至不能想象它和它的主人靈活的樣子。它醜陋,但它卻擁有最美的靈魂。(劉文升)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南方彩票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陝ICP備案05006082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