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煤業化工集團 陝煤股份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撷英>文學天地>正文
一號煤礦李雪梅散文——願歲月能溫柔以待,許你們永遠健康!
发布时间:2020-11-10 15:10:48 來源: 作者: 點擊:

愉快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又到了我回單位的日子了。早上天還未亮,那輕微的吱吱的開門聲把我從睡夢中叫醒,母親輕輕走進我的房間,掖了掖我的被子,在溫暖而米黃的燈光下,我能清晰看到母親那慈祥又寬厚的笑容。

母親叫著我兒時的小名,丫頭該起床了,別錯過早班車,說完便爲我准備早餐了,母親輕柔的聲音透露著淡淡的無奈和依依不舍。父親和母親的身體一直不是很好,父親早年勞累過度,患有嚴重的腦梗和風濕病,母親從小體弱多病。我特別不放心他們,每次走的時候,我都會悄悄地在母親的枕下留點錢,沒有人叫我這麽做,完全是我父母言傳身教使然,想著父母也曾在自己經濟並不寬裕的時候給我姥姥、姥爺、爺爺、奶奶的照顧,親情真是個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距離再遠也阻斷不了。

都說歲月不饒人,其實最先繞不過的是父母。這次回家看到父母,發現他們更憔悴了。父親的頭發越來越白了,牙都幾乎掉光了,母親的背部慢慢地駝了起來,腿打彎了,走路有點蹒跚了,當我看到他們因我回家而快樂的眼神、快樂的笑容裏時,那一刻我心如刀絞。時光,在我們的指尖偷偷溜走,殊不知父母的時光都爲我們操勞流逝了。

父親常講,人年輕的時候,歡得像匹野馬,爲了覓食去跑,爲了理想去跑,不知疲倦。當一日,皺紋爬上臉龐,步伐變得緩慢,兒女們像羽翼豐滿的小鳥一只只飛離時,才知道,自己老了。人老了,身就沈了,心也淡了,看輕了名利,看穿了世事,卻看重了兒女繞膝的天倫之樂,追求的是一家人能長久地聚在一起,吃著粗茶淡飯,聊聊家長裏短,而生活的壓力又使得這一最簡單的祈求變成一種奢望,兒女們也像當年的父輩一樣,一直忙于往前跑。

每次回家母親都恨不得把整個家都塞進我的行李箱裏,家鄉特産,水果、雞蛋、土雞,都要塞進行李箱,直到把箱子再也塞不下爲止。拖著母親早已爲我准備好的行李箱,背上裝滿了家鄉特産的背包,行走在家鄉的林蔭小小道上,父親和母親提著兩大袋子的蔬菜,跟在我身後,一路上少有言語,父親偶爾會叮咛一下在單位注意的事項,聽領導的話,要認真工作,注意休息,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家人,每一個字每一句話,質樸中卻是深深的父愛。

不遠處傳來了汽車的鳴笛聲,我正提起行李准備走,身後的母親卻突然想起了什麽,急忙的朝家跑去,那瘦弱的身軀像年老的擺鍾一樣消失在晨霧中。車來了,父親幫我把一件件行李放到了車上,母親氣喘籲籲地把一袋子豆角塞到了我懷裏,邊自責沒有多摘幾袋子豆角,邊抱怨自己腿腳不好走的慢,刹那間我的眼裏湧起淚水。

還記得龍應台在散文《目送》中說道:“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春去冬來,花開花落,也不知有多少人在這個路口送別,從孩童到成人,從上學到成家,在時間的渡口,我們每個人都是過客,歲月匆匆,過客匆匆,又有多少背影在這裏消失,變成了那永遠無法磨滅的記憶。看著那落寞的孤單的背影,真想從後面緊緊地擁抱她。看著手裏的嫩綠的豆角和細品著嘴上的叮囑,刺痛了我的眼睛,打濕了我的衣襟,灑滿了腳下的路。然而,小鳥總有一天要單飛,孩子長大後也要尋找自己的生活。而父母,邁著細碎的腳步,彎著腰,仍然留守在那個有愛的地方,守著我內心的靈魂和港灣,這大概是大多中年人的幸福和無奈吧。

畢淑敏說,家是媽媽柔軟的手和爸爸寬闊的肩膀,家是一百分得到的獎賞和不及格時的斥罵,家是可以耍賴撒謊當皇帝,也是俯首聽命當奴隸的地方,家是既讓你高飛又用一根線牽扯的風筝軸。

父親母親我愛你們,這裏的豆角,讓我吃起來回味無窮,而有你們守著的家,是我去到世界盡頭還想再回來的地方。願歲月能溫柔以待,許你們永遠健康,往事如風,願時光賜你們不老!(李雪梅)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南方彩票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陝ICP備案05006082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