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煤業化工集團 陝煤股份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撷英>文學天地>正文
發電公司胡德辰散文——我還年輕,三十而已
发布时间:2020-11-18 12:07:47 來源: 作者: 點擊:

在母親的眼裏,我還年輕,三十而已。永遠就像昨天那個晚上睡覺會蹬開被子需要她來蓋上的孩童。雖然我的女兒也已經四歲了,但是母親總覺得我根本無法照顧好自己,更別提照顧她的寶貝孫女。我的每一個行爲,母親都能從很多方面挑出很多錯誤,雖然很多錯誤實際並不存在,但是母親仍然以強行指出我的錯誤來彰顯出她----是我的母親。

母親口中的自己,非常完美,總喜歡體現自己的優越感,哪怕是給家裏的狗喂一次食,也要告訴別人她喂的食狗最喜愛,別人喂的時候都沒有她喂的食讓狗吃的那麽歡實。母親就算犯了錯誤,也總要找一個角度分析,來體現出她的錯誤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母親年紀大了,對于新的事物接受能力並不強,雖然教了她很多次,但是她仍然學不會用手機購買火車票,也不敢把自己的銀行卡綁定在微信支付。和很多中老年人一樣,母親熱衷于保健品,在她口中她購買的保健品就像是上帝對人類的恩賜,我也好奇這麽功效、如此神奇爲何還沒有獲得諾貝爾獎,她覺得這是社會的無知,沒有發現這款保健品的過人之處。我查了很多資料,確定了這款保健品,雖然沒有什麽效果,但是也沒有什麽危害,就由得母親去吃了。起碼,她吃完後覺得自己更健康了。

母親平時也沈迷于手機,喜歡點開微信公衆號裏那一個個標題令人震驚,內容漏洞百出的文章。看完後暗自竊喜,覺得自己又了解了別人所不知的秘密。

母親的話,總是不容反駁,但是我也一度非常喜歡反駁母親那些沒有道理的話。可是每一次,到最後她實在沒有憑據反駁的時候,就是開始說她這麽多年把我養大是多麽的不易,而我長這麽大就只會和她頂嘴。

總是聽到這樣的話讓我覺得十分煩躁,所以在上次母親來家裏的時候,因爲一些小事最終和母親大吵了一架,說到最後母親一直在說她這麽多年有多麽的不易,這些話我已經聽了十幾年,所以絲毫感覺不到她的不易和她的認知錯誤有什麽直接聯系。當時我甚至覺得很失望,失望的是一向自诩出衆的母親在討論問題時候最後會用這種胡攪蠻纏的方式來結束。當時吵完後,我幾天都沒和母親說話,甚至母親回家的時候我也沒說一聲再見。

妻子回娘家考駕照去了,所以她又請母親過來幫忙照看孩子。妻子走之前特意囑咐我,不要和母親吵架,母親年齡大了,要讓著點她。但是我並沒有答應妻子,因爲我怕我做不到。

母親提著大包小包來了,來照看她的孫女了。我以爲我還會因爲各種事情和母親經常拌嘴吵架,甚至盤算著如果真吵架把母親氣回去了,我該如何照看女兒。

和母親打過招呼,幫著把行李放下後,我覺得這次也許我能心平氣和的和母親相處。

這次的母親,依然習慣指出我各種或有或無的錯誤,但是每次說完後都會謹慎的看著我的表情,看我是否被她的話語觸怒。母親的這種謹慎,讓我內心五味雜陳,我雖然不喜歡母親無端的指責,但是更不願意看母親說話都要看著我的臉色。也許指責我只是她的習慣,雖然我現在並不需要這些無端的指責。也許她指責我也只是爲了我好,雖然她也有很多的錯誤。也許是我上次的反應太過激烈,雖然想起來還是覺得理直氣壯。

母親老了,跟不上時代了,但是她依然可以讓她的孫女穿的舒舒服服,吃的開開心心。母親老了,她需要的並不是一個和她頂嘴辯駁的對手,而只是需要一個聽話的兒子。母親老了,只是一個普通的人,有著和很多中老年人一樣的讓年輕人覺得不屑的行爲習慣。母親老了,但我還年輕,三十而已。

雖然對母親的行爲多了幾分理解,但是想包容起來還是沒那麽容易。盤算著已經好幾天無論母親說什麽,都沒有和母親頂嘴了,但是想到之後還要相處一個多月,心裏還是沒底,不知是否能一直這麽和氣下去。

因爲母親的謹慎讓我覺得心疼,所以我選擇了更多的忍讓,無論是母親的指責還是自誇。更多的時候用的是一種不積極的贊同態度,而不是過去的反駁。經過我幾天的忍讓,母親的謹慎漸漸消失了,這是我所想看到的,但是態度又恢複的像從前一樣,這又讓我覺得有些頭疼。

最近我頭發長了,所以晚上拿出推子,打算給自己理一個三毫米的圓寸。打好卡子理了一半,母親就來了,母親來告訴我我理頭理得多麽不好,長短不一。雖然我告訴母親,還沒有理完,一會用推子多推幾遍就整齊了。但是母親依然搖著頭,說我根本不可能理好。雖然自己之前已經給自己理過好幾次頭都沒什麽問題,但還是無奈的把推子交給了母親,母親接過推子去掉了卡子,對著我的頭搗鼓一番,然後告訴我好了,絕對比我自己理得好。

洗過澡躺在床上,用手摸著剛理完的頭,總是覺得不對勁,後面頭發一邊長,另一邊有一部分快被刮光了,而且明明是三毫米的圓寸,卻能揪出好幾叢三四公分長的頭發。我頓時感覺抓住了母親的小辮子,她口口聲聲說的理得很好的頭卻是這個樣子,我一定要找她理論一下。幾分鍾後,又覺得母親也不是故意要理成這樣,估計是衛生間的燈光太暗,我坐的板凳也太低,她看不清楚才理成這樣,一會我自己拿推子修一修就好了。又一想,現在去修母親看到了肯定不高興,覺得我是嫌她理頭理的不好,不如等她睡了在偷偷修一下吧。等到了十一點多,母親睡下了,我剛准備去取推子,又想到母親睡眠不好,我這用推子萬一把母親吵醒了怎麽辦,而且平時上班都帶著安全帽別人也看不出來,頭發用不了幾天就長起來了,算了,就這樣吧。

我摸著自己的不平整頭發,漸漸睡著了。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南方彩票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陝ICP備案05006082號-1